首页 > 仙桃新闻在线访谈微视点

汉江非法砂场码头专项整治工作见闻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08日 来源:仙桃日报

原标题:还母亲河水清岸绿

    ——汉江非法砂场码头专项整治工作见闻 

  凌晨五点的汉江边,晨曦微露,江水静静地流淌,偶有大船驶过,打破黎明之前的宁静。

  4日,位于军垦码头附近的江滩上,伴随着风电焊“吱吱吱”的切割声,火光四溅中,几名氧割工人已经开始一天的工作。

  “天气太热了,只有早晚两三个小时能干活。”唐永新说。他的脚下,是一块块锈迹斑斑 、被肢解的船体。江边,一艘刚收购的吊机船静静停泊,等着被切割。

  唐永新是干河办事处汉南村人,在汉江边开过造船厂,也经营过码头,颇有商业头脑。

  今年,从汉江综合整治中觅得商机的唐永新,做起废旧船舶收购业务。把旧船切割分解,运往武汉销售,从中赚差价。

  不到2个月时间,就有9位砂场老板找上门。“收购的大大小小9条船,几乎都到了报废年限。”他说。

  在唐永新的记忆里,这是我市汉江沿岸有史以来整治力度最大的一次,政府的措施与力度完全超乎他的想象。而上一次“动真格”,还是5年前。

  那一年,市政府一口气取缔汉江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内3家砂场码头,包括唐永新的码头。这一次,汉江沿线砂场码头无一例外。

  5月23日,汉江综合整治指挥部对48家砂场码头全部实施断水断电禁航。同时要求码头业主迅速完成砂石、设备转运以及土地平整任务。

  “关停是大势所趋,只是时间问题。”被告知码头要关停,武汉远兴船务有限公司老总钟立勤虽心有不甘,但也表示理解。

  作为江边规模最大的船务公司,远兴船务的前身是三伏潭镇丰口码头一家黄沙搅拌站。“我们祖辈三代都靠汉江吃饭”,上世纪50年代,钟立勤的爷爷在家门口的丰口码头送货,赚脚力钱;他的父亲则靠码头装卸养家糊口。

  到钟立勤这辈,总算摆脱打工的命运,建起了自己的砂场码头和船队。2005年,远兴船务移师仙桃城区,形成了集船舶建造、货物运输、港口装卸及建筑材料销售等于一体的完整产业链。家业盘大了,当然不舍,“但这是没办法的事。”他说。

  砂场码头让经营者腰包鼓起,却让母亲河千疮百孔,不堪重负。

  从欧湾闸至杜家台分洪闸,10.63公里的汉江城区段,建有48家砂场码头,平均每200多米就有一家。这些砂场码头历史成因复杂、利益盘根错节,不仅大量侵占岸线资源,更对航运安全、生态环境等构成严重威胁。

  非法码头怎么认定?仙桃港航局党总支委员杨世刚告诉记者,2004年《港口法》颁布实施后,经营业主不按规划、未经审批自行建设的码头,均属于非法建设经营的“黑码头”。14年来,除仙桃港外,我市未颁发过一张港口经营许可证。

  “要拆我们同意,总得给大家一条出路吧?”采访中,与钟立勤有相同诉求的不在少数。

  郑和码头老板郑保忠就是其中一位。“一条船最低配员4人,一年保底工资就得30多万元,如果码头拆了,20多号人就没了生计。”

  尽管心存顾虑,郑保忠仍是诸多业主中主动清拆最快的一个,堆场内1万余吨砂石全部处理完毕,“每吨还亏了20元。”

  鉴于此,郑和码头被纳入全省水运三年攻坚战暨长江大保护三大标志性战役专题会重要参观点。

  众多砂码头关闭后,市场砂石价格陡涨,给非法码头和非法采砂治理造成压力。为防反弹,仙桃在“堵”的同时,做好“疏”。今年6月,我市投资2.3亿元,在距离城区10公里的胡场蔡滩建设砂石集散中心。目前已完成主体工程、电力设施配套,进入设备定制阶段,建成运营后,年吞吐量可达450万吨。

  砂石集散中心的建设又重燃郑保忠干事创业的激情。他和11名有证经营业主一道,签署了砂石料场联营(租赁)协议。待2个临时堆场建成后,他们将集中进驻码头,实行合法经营、规范经营。

  砂石不落地、不扬尘。汉江仙桃段即将和“光灰”岁月说再见。(记者 邓一凡)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仙桃网(cnxiantao)、嗨仙桃
(hai_xiantao)官方微信。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